迪威服务热线:18088330000

站内公告:

欢迎来到迪威旅游网,希望你在这里可以找到您满意的旅游线路!
景点新闻

当前位置:迪威国际旅游 > 景点新闻 >

深圳高楼里,藏着最真实的梦想

时间:2020/09/24  点击量:

“每天站在高楼上,看着地上的小蚂蚁,它们的头很大,它们的腿很细。它们拿着苹果手机,它们穿着耐克阿迪。上班就要迟到了,它们很着急……”

行走在高楼林立里的深圳,总是不自觉哼起郝云的《活着》。大多数普通人,就像是这座城市的小蚂蚁,慌慌张张,匆匆忙忙,谁也不知道为啥生活总是这样。

看着密密麻麻的楼房窗户,在钢筋水泥的从林里,计算着梦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。

摩天大厦,就像是一座城市的图腾。每一个踏上深圳这片土地的年轻人,都有一个梦想,就是在城市那栋最高的大厦里工作。

因为CBD是城市的面子,也是上班族“身份认同”的标志。

早晨,光鲜亮丽的白领手捧一杯“星爸爸”,穿过高端气派的大堂,等待电梯门的徐徐关上。尽管耳鸣让人难受,但那种扶摇直上云端的感觉,又让人们产生权力与财富尽在掌握的错觉。

从某种程度来说,高跟鞋的高度与写字楼的高度成正比。所以,如果你在福田,就会听到“嗒嗒嗒”、“噔噔噔”……皮鞋、高跟鞋踏在地板上清脆的声音,组成了楼宇里每天清晨的一股强劲竞争力。

奔波在职场的精英们,提着高档的笔记本电脑,在干净整洁的办公室里与世界500强谈着上亿的生意。

中午,他们在高档的餐厅点一份精致而不油腻的工作餐,从落地玻璃墙眺望出去,城市万象尽收眼底,还能看到山,看到深圳人憧憬的海。

晚上,直达地下层,开着自己赚来的豪车,赴一场美妙的约会或者见一个重要的人。

在摩天大厦里工作,仅从视野与空间的感受而言,这的确是城市的馈赠。准确来说,你报之以智慧、精力、时间,它报之你以不一样的风景。

一栋大楼里,容纳着形形色色的职业。他们是某地产高管、设计师、工程师,是律师、技术控、投行员工,他们中有驰骋职场多年的老手,也有刚从象牙塔出来的“后起之秀”……一切看起来都十分和谐,人们与这栋大厦在不知不觉中已然建立了一种共同秩序。

至于波澜不惊下的“相爱相杀”,留得下的人自有应对之道。

当然,摩天大楼始终是少数人能够hold住的。很多时候,只有走进去了,你才会发现,一切跟想象中有很大的出入,甚至容易迷失自己。

其实在深圳的高楼工作生活,是一件十分普遍的事情,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追求极致的高度。

每个地方的高楼有自己的特点。在罗湖,那些带着锈迹和古旧颜色的墙体,是昔日辉煌过的勋章。那里曾经诞生不少一夜暴富的故事,每当夜幕降临,浮艳与烟火的气息愈显浓厚。福田是商业中心,销售大多拼一个嘴皮子,商务礼仪十分到位。南山多是程序员,对“加班文化”很有话语权。

当然,置身其中,除了能力,还要靠演技。很多时候,高楼里的光鲜是给别人看的,苦哈哈的一面只有自己知道。

早晨可以拎一份精致的早晨和一杯“冰美式”气宇轩昂地走入大厅,不影响他们中午结伴来到大厦隔壁大马路三巷的一家小店,熟练地点上一份猪脚饭加一瓶维他奶。

白天,与世人眼中的职业精英共处同一个空间,专业地介绍某某楼盘的资源、地段、配套,晚上回到拥挤的握手楼,穿着人字拖在城中村档口撸串。

当然,最有戏码的除了茶水间传出的业内情感绯闻,还有一个地点充满戏剧性,那就是电梯。

“挤电梯”,是在大楼里上班的生存本能。

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美剧里的画风:进门有人开道,坐电梯有人帮按,或是在专属定制电梯里,和霸道总裁历经一场电梯停运的浪漫事件。毕竟,这些都是“塔尖人群”的事情。

对于普通上班族来说,电梯着实是个讨人厌的地方。

躲得过早高峰地铁,躲不过写字楼电梯门前的“长龙”。无论如何从容地走入大堂,只要电梯来了,就得不顾优雅地往里冲,只有拼命挤进去了,“迟到”才不会追上我。

电梯的拥挤度丝毫不逊于地铁。在这样一个密闭小铁匣里,与素不相识的人如插萝卜般肩并肩,感受对方的呼吸,心情自然谈不上快乐。

所以,只能暗暗祈祷:别人的公司楼层都比我高,同一层也行。

然而,“速度”永远成了电梯无法摆脱的魔咒,往往你越急,电梯偏偏每层都来个停靠,让你在“迟到”与“不迟到”之间煎熬等待。

当然,真正围困在人们的并不是“电梯”,而是无形的压力。

重重叠叠密密匝匝的“格子”玻璃墙,散发着一种冷峻而诱人的气息,它折射的不只是对华丽未来的想象,大概也在讲同样一个道理:“墙内的人想出去,墙外的人想进来。”

在围墙里,绝不是仅仅赚钱那么简单,身处繁华,你必须有忍受冷漠和孤独的心态。换言之,做一个坚强的成年人。

虽然嘴上不说,其实人们心里知道,富丽堂皇的CBD往往跟我们没有多大的关系,我们走进去的,只不过是格子窗里的格子间。很多时候,疲惫早已消磨了“彬彬有礼”,穿梭在大楼里,不过是一幅幅行色匆匆的格式化面孔。

鳞次栉比的写字楼,一片片玻璃后面,是形形色色的职场人。

如果你留意观察,会发现一般在美食区域吃饭的往往是年轻人,他们一遍盯着手里的手机,一边与同事各种吐槽,但无论如何,一杯奶茶就能解决很多烦恼。而最后才下楼吃饭的,是那些疲惫的中年老板,饭菜旁边摆着的是酒。

洗手间里,有被甲方不断打击的小女生在偷偷哭泣;楼道里,清洁阿姨来回重复擦拭着地面上的水渍……

当黑夜吞没楼宇,一盏盏亮着的灯,成为了“加班狂魔”唯一的陪伴。诚然,夜晚的魅力,会让钢筋水泥变得温柔,但也经常让办公室里的人,从一群人的狂欢,变成一个人的孤单。

在结束一天的工作后,披星戴月而归,有人回到了豪宅区的顶层复式,有人回到了挤挤挨挨的握手楼。

然而,无论在哪里,人人错身而过,关上门就是一个一个单独的世界。

握手楼旁,有沸沸扬扬的街道,有隔不断的邻里长短的声音,需要对抗的是作为一个“深漂者”的无人交谈。豪宅顶层,拥有的是一望无际的奢侈的夜景,失去的是街坊邻居本该有的“人气”。

当然,人类天生热爱“高高在上”,他们在创造城市后,唯一的要求就是高度,就是向上垂直生长。如同每一座摩天大厦,都希望在天际划下一道属于自己的轮廓。

表面上的浮光掠影,是客观的存在。但更多时候,水平维度上,各色人等生活在这里,才是它真正的模样。

因为,写字楼的那盏灯,可能就是一个梦想;而小区楼里的那盏灯,可能就是一个家。尽管大多数人平凡、普通、又渺小,但不妨碍大家在纷繁复杂的高楼间,寻找最世俗的快乐。

首页 | 景点介绍 | 客房展示 | 景点新闻 | 路线推荐 | 特色美食 | 在线留言 |

18088330000

2020-2020迪威国际旅游 版权所有

地址: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电话:18088330000手机:和电话同号

技术支持:迪威有限公司ICP备案编号:ICP备11225634897号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